Dec 2018 [|]

一次登場

燈光漸暗,聚光燈斑緩慢地在舞臺上蠕動,開始變得突出。我沒有向它瞟去,只用餘光注意著。它是朝我的方向來的,並不來勢洶洶,完全沒有氣勢,甚至可以說是毫不利索。它就像一個在閣樓下看門的老爺爺只睜開一隻眼睛,一邊瞅著來訪者,一邊作勢要打開塵封多年的鎖。

「是誰在操作這個燈?聚光燈不應該是乾淨俐落地打在臺上的人身上的嗎?」我心裡生出疑問,但並不緊張。我的手沒有汗津津,也沒有發顫,或許這是我已經做好準備了的標誌。這麼想著,也就放心了下來。

沒有給我太多心理活動的時間,從舞臺對面徑直射來的光開始接觸我的衣角,很快爬上我的衣領,最終在很短的時間裡,籠罩了我的上半身。我亮相了。

我輕跺了一下左腳,右腳向前邁了一步,這樣離講臺更近了一步。我上身向前,扶了一把麥克風,沒有多餘的動作:「大家好。」

掌聲響起。我沒有太多的舞臺經驗,不知道這緊接著的掌聲是否有著溫度,所以也不裝腔作勢地加以評論了。我只可以看到我那些熟悉的家人和朋友坐在前排,他們的臉從舞臺上看上去相較後排的十分明顯。光線打在我身後泛藍色的幕布上之後又反射回去,全部被他們的臉接住了。

掌聲停了下來,看著泛著藍光的帶著笑意的臉,我鼓足信心繼續了下去。

「每個獨立個人網站背後的筆者一定是一個個有趣的靈魂。我想成為這樣的靈魂。」

環繞聲控制得很好,也許是廳比較小的緣故。

「筆者們在特定的週期,抑或是一個月,抑或是一個周,分享想法,傳遞新知……」

「……如果說聖誕老人給每個孩子帶去了美好的期許,為節日中的人們送來了感受親友溫情的機會,那這些筆者們的每一篇文章傳遞的,就是以螢幕上的黑色文字作為介質,讓人們因此連接了起來的能量場。不論是能讓讀者會心一笑或者引起共鳴還是因此產生了新的想法,這聽起來、做起來不都是一件極其美妙的事情嗎?」

「他們不像是平安夜裡忙碌敬業的聖誕老人,為每一個小可愛送去心中最想得到的禮物,只在特定的一個日子傳遞特定的愛。他們分享自己的生活,不像聖誕老人隱藏自己的行蹤,而是真實地表達自己,分享自己生活和工作中的新發現,試圖和更多人聯繫起來,利用文字和網路組織起更大的能量……網路時代可以讓我們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生活,通過更多人與人之間的連接而變得更有趣許多。每一個人在網路上都是一個節點,而他們就是網路上強大有力的節點,強化了這些美好的連接……」

「……大家對這樣的靈魂,應該很難討厭得起來吧。可能不是每一個人都想成為這樣的角色,但我想,從現在開始我想朝這個方向試著前行……」

「我們常常坐在觀眾席,欣賞著臺上光鮮亮麗的形象,他們在燈光下熠熠生輝。我們偶爾會登上舞臺,任由燈光的擺弄,成為人們眼球中映著的那個發光的自己。觀眾席的人來來去去,舞臺上的人也總在不同舞臺間輾轉。他們也總會在不同的舞臺開始自己的第一場和第一百場表演。」

「觀眾席和舞臺界限在互聯網的浪潮下,洗刷得愈發平整。如今,每個人都可以出名十五分鐘的未來已然到來,光著腳丫踏上浪花就可以來到台前。人生如戲,但是此處的戲並非意味著兒戲。在臺上的人,並不都是演員,有的創造形象熱情出演,有的出演了自己,不管怎樣,只要對得起觀眾和自己,這都可以稱之為優秀。」

「從一開始,我就打算保持這樣的調子:專注每一次分享,盡力做優秀的筆者,在自己的網站上上真誠隨性但傾注心思。正如我上面提到的,努力去成為一個優秀的節點。」

「謝謝大家。」

隨著從音響中喇叭振膜振動產生的「家」字的聲波衰減至人耳可識別範圍之外,我的演講結束了。我向舞臺中間的那個泛著銀光的地面插座走了幾步,因為之前就知道了那裡標誌著舞臺的正中央。

掌聲如期而至。我鞠了一躬,面帶微笑,轉身向光線黯淡的後臺走去。

呐,這不是離場,我其實是正式登場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