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c 2018 [|]

一次登场

灯光渐暗,聚光灯斑缓慢地在舞台上蠕动,开始变得突出。我没有向它瞟去,只用余光注意着。它是朝我的方向来的,并不来势汹汹,完全没有气势,甚至可以说是毫不利索。它就像一个在阁楼下看门的老爷爷只睁开一只眼睛,一边瞅着来访者,一边作势要打开尘封多年的锁。

「是谁在操作这个灯?聚光灯不应该是干净利落地打在台上的人身上的吗?」我心里生出疑问,但并不紧张。我的手没有汗津津,也没有发颤,或许这是我已经做好准备了的标志。这么想着,也就放心了下来。

没有给我太多心理活动的时间,从舞台对面径直射来的光开始接触我的衣角,很快爬上我的衣领,最终在很短的时间里,笼罩了我的上半身。我亮相了。

我轻跺了一下左脚,右脚向前迈了一步,这样离讲台更近了一步。我上身向前,扶了一把麦克风,没有多余的动作:「大家好。」

掌声响起。我没有太多的舞台经验,不知道这紧接着的掌声是否有着温度,所以也不装腔作势地加以评论了。我只可以看到我那些熟悉的家人和朋友坐在前排,他们的脸从舞台上看上去相较后排的十分明显。光线打在我身后泛蓝色的幕布上之后又反射回去,全部被他们的脸接住了。

掌声停了下来,看着泛着蓝光的带着笑意的脸,我鼓足信心继续了下去。

「每个独立个人网站背后的笔者一定是一个个有趣的灵魂。我想成为这样的灵魂。」

环绕声控制得很好,也许是厅比较小的缘故。

「笔者们在特定的周期,抑或是一个月,抑或是一个周,分享想法,传递新知……」

「……如果说圣诞老人给每个孩子带去了美好的期许,为节日中的人们送来了感受亲友温情的机会,那这些笔者们的每一篇文章传递的,就是以屏幕上的黑色文字作为介质,让人们因此连接了起来的能量场。不论是能让读者会心一笑或者引起共鸣还是因此产生了新的想法,这听起来、做起来不都是一件极其美妙的事情吗?」

「他们不像是平安夜里忙碌敬业的圣诞老人,为每一个小可爱送去心中最想得到的礼物,只在特定的一个日子传递特定的爱。他们分享自己的生活,不像圣诞老人隐藏自己的行踪,而是真实地表达自己,分享自己生活和工作中的新发现,试图和更多人联系起来,利用文字和网络组织起更大的能量……网络时代可以让我们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生活,通过更多人与人之间的连接而变得更有趣许多。每一个人在网络上都是一个节点,而他们就是网络上强大有力的节点,强化了这些美好的连接……」

「……大家对这样的灵魂,应该很难讨厌得起来吧。可能不是每一个人都想成为这样的角色,但我想,从现在开始我想朝这个方向试着前行……」

「我们常常坐在观众席,欣赏着台上光鲜亮丽的形象,他们在灯光下熠熠生辉。我们偶尔会登上舞台,任由灯光的摆弄,成为人们眼球中映着的那个发光的自己。观众席的人来来去去,舞台上的人也总在不同舞台间辗转。他们也总会在不同的舞台开始自己的第一场和第一百场表演。」

「观众席和舞台界限在互联网的浪潮下,洗刷得愈发平整。如今,每个人都可以出名十五分钟的未来已然到来,光着脚丫踏上浪花就可以来到台前。人生如戏,但是此处的戏并非意味着儿戏。在台上的人,并不都是演员,有的创造形象热情出演,有的出演了自己,不管怎样,只要对得起观众和自己,这都可以称之为优秀。」

「从一开始,我就打算保持这样的调子:专注每一次分享,尽力做优秀的笔者,在自己的网站上上真诚随性但倾注心思。正如我上面提到的,努力去成为一个优秀的节点。」

「谢谢大家。」

随着从音响中喇叭振膜振动产生的「家」字的声波衰减至人耳可识别范围之外,我的演讲结束了。我向舞台中间的那个泛着银光的地面插座走了几步,因为之前就知道了那里标志着舞台的正中央。

掌声如期而至。我鞠了一躬,面带微笑,转身向光线黯淡的后台走去。

呐,这不是离场,我其实是正式登场了吧。